公告:为方便中小客户需求,公司所经营白钢板1片起订,材质不限,均享受批发价!
 
 
 
 

联系我们

  • 公司名称:天津不锈钢厂
  • 电话:022-58656965 58011495
  • 传真:022-58011495
  • 手机:18920583157
  • 联系人:李明可
  • 电子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网址:http://www.baigangban.net
  • 地址:天津市南开区芥园道不锈钢市场A区
  • 更多

2012年工业节能减排目标确定5%

发布时间:2011-12-27 10:08:16
 

作为减排重点领域,2012年工业节能减排目标已定。

在12月26日召开的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(以下简称“工作会议”)上,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,2012年的节能减排目标为,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5%和5%以上,单位工业增加值节水量下降7%。

“在明年的工业增加值增速确定为11%的基础上,5%的节能目标是一个积极的目标。”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效中心副主任熊华文对本报分析,其实现是否有难度,要取决于明年的经济增长方式,“如果明年的高耗能产业得不到适当控制,5%的目标实现起来压力很大”。

前三季度工业能耗仅下降2.56%

“十二五”开局之年即将收官,节能形势堪忧。

在此次工作会议上,苗圩指出,前三季度,全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同比仅下降1.6%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同比下降2.56%,与今年目标差距较大,工业节能减排面临更大压力。

“换句话说,今年年初定的全国节能3.5%和工业节能4%的目标,基本上无法完成了。”一位地方经信委官员对本报分析,“主要原因是我国产业结构不合理问题依然突出,部分两高行业扩张仍然偏快。”

前述地方经信委官员指出,2011年的目标完成不理想,也与“十一五”收官之年之后的反弹有关,2010年各地为了完成五年的考核,会采取一些强有力的措施,但是考核一过,马上又放松了控制。

“每一个五年计划的开局之年,节能指标推进状况也属正常。”熊华文对本版分析,“根据一般规律,在五年的推进中,往往是前慢后快、前松后紧,因为第一年上的很多节能工程和项目,其节能效果并不会立竿见影,而是会在后面几年内逐步显现。”

因此,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看来,2012定的5%的节能任务效果预期会大为改善。

对2012年5%的目标是高是低,则有不同意见。“5%依然是一个很高的目标,明年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是稳增长,地方促增长的方式还是会上见效快的高能耗项目,那么节能难度就很大。”前述地方发改委官员指出。

而姜克隽则认为,根据他们对“十二五”高耗能产业的发展趋势研究,高耗能产业的增速会逐步降下来,因此不能高估高耗能产业带来的节能压力,这种压力正在逐步减弱。

“一般来说,工业增加值的增速越高,节能压力就会越大。”熊华文认为,“但工业增加值增速与节能指标不存在定量的比例关系。”

何时才能实现结构节能?

在此次工作会议上,工信部也对明年的节能措施做了具体部署。

工信部表示,首要的措施是淘汰落后产能,2012年将进一步淘汰落后产能,研究确定和落实年度目标任务,组织开展检查考核,并完善界定落后产能的环保、能耗标准,促进形成上大压小、减量或等量置换机制,推动利用市场手段淘汰落后产能,分解落实“十二五”淘汰落后产能任务。

“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,国家应加强工业投资项目节能评估和审查,严控‘两高’和产能过剩行业盲目扩张,从源头上减少能源浪费。”前述地方经信委官员对本报分析,“希望节能评估和审查制度尽管完善起来,起到像环评那样的约束作用。”

苗圩指出,2012年还将加强节能降耗技术改造,组织实施规划确定的9大重点节能工程、10项综合利用工程、7项清洁生产工程,加强节能减排共性关键技术和装备开发、示范与推广应用。

在上述工程之外,即将开展的万家企业节能低碳行动也将助力工业节能目标。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专家对本报透露,“目前这一行动还在设计之中,明年有望正式推出。”

“我们固然要重视技术节能与工程节能,但是这两块我们下的功夫已经很深了,剩下的是细化问题。”姜克隽认为,结构节能的地位应该进一步突出,如果高耗能产业占比过高的状况不改变,工业节能将会是越来越难啃的骨头。

实际上,在“十一五”期间对工业节能的贡献率为负。此前,工信部副部长苏波曾公开表示,“十一五”期间,工业能耗占全社会整体能耗的比重,由2005年的70.9%左右上升到2010年的73%左右;六大高耗能产业的能耗占工业整体能耗的比重由2005年的71%左右上升到77%左右,“这两个不降反升给十二五的工业节能带来了很大压力”。

苏波表示,未来国家将进一步提高重化工业在能耗、环保、资源综合利用等方面准入门槛,严格实施工业投资项目节能评估和审查制度,加强对产能过剩行业建设项目的管理;严格控制钢铁、水泥、平板玻璃等产能过剩行业的新增能力,遏制传统煤化工等高耗能、高污染行业的盲目发展。